几重错位小新奇

作者:吴正名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9-03-14浏览次数:26

陪孩子们上晚自习,偶有小插曲,可与孩子们无关。比如,能从讲桌里抽出一张本市的《孝感晚报》,报纸有连载专版,一篇孝感市大悟县作家的小说《文侠,我的外公》,提到新五师大悟抗日事,很能吸引我,这就只跟我自己有关了。

        三十五六年前,我在老家念高中,有位关系半熟的老人,自称新五师李先念的部下,在中原突围中失散了,托我给李先念副总理写申诉材料,要求政府给他平反摘帽。我似乎写了,现在早忘了后事如何,但因此却记住了新五师。移居孝感后,我有过大悟红色之旅,参观了新五师司令部。小说拿新五师抗日当背景,主角其实是“我”的外公董芝兰。开始“错位”,原来董芝兰是外公,不是外婆。其实这不重要,真正第一次“错位”,是我对史事感兴趣,把小说当背景,直接把“黎师长”认作李先念,来看新五师那段大悟抗日历史。我看了小说一个章节,整理了下主要内容,专门做了笔记,枯燥记录如下——

       “抗战时期,李先念的新五师取得大悟山战役全胜,之后又向平汉铁路以西进攻,连续收复杨寨镇、广水镇、大新镇、三里城、宣化店、二郎店、夏店镇、河口镇,最后新五师组织敢死队,进攻礼山县(自注:后改名“大悟县”)境内日寇最后两个据点吕王镇和四姑镇,一周后日寇残部集体剖腹自杀,新五师因此控制了礼山县全境及孝感县东部。民众从军热情高涨,新五师兵源大增,部队迅速扩大到5万多,一部留驻白果树塆,一部分开进礼山县城二郎店。”

        看了《文侠,我的外公》连载的一个章节,似乎意犹未尽,念及我大学同学李忠明乃大悟人士,爱屋及乌,我对大悟籍汪作家产生了好奇心。我向忠明兄打听,他回复说汪是我们大学同级政教系校友,关系很熟的。学政治的写小说成作家,这是第二个“错位”。这一“错位”,自然让学中文的羞愧难当,我不便继续打听汪同学现在高就大悟何处。但好奇害死猫,我并不甘心,又请教汪作家大学同学、钟祥人肖贵宾。经贵宾兄一番分解,方知我“错位”更多。汪同学大名忠杰,其名貌似男性,其人却是女生,大学英语老师就喊她“密斯特汪”;汪作家虽大悟籍人士,大学毕业后却不回大悟,现今乃武汉某大学马列主义教授。贵宾兄还说,马列主义大美女念叨过几次到他家乡钟祥做客,哪天她来了,就约我去。贵宾兄这是诱导我绮念联翩吗?

        只是晚自习错看了一节小说,竟引出偌多错位事,算起来绝对有点小新奇,我不妨回顾始末,小诗以记之——

          小说历史二合一

          大悟江城两户籍

          马列作家男变女

          几重错位小新奇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