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作者:江晓梅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0-01-15浏览次数:10

父亲自幼失去双亲,与三位未成年的哥哥相依为命,特别是少年三伯伯,完全替代了父母的角色,精心照顾年幼的父亲。


革命的父亲。父亲17岁时就成为县最年轻的区长,枪林弹雨,跟随工作队,打土匪,干革命。30岁出头就成为了年轻的县委书记,踏遍了县上的每一寸土地,365天中,有360天在跑乡间跑基层。40多岁就成为厅局级干部。正如父亲所言,他的一身是奉献给了革命,奉献给了工作。


浪漫的父亲。每每从乡野归来,父亲的行李包里装满磁带盒,里面是田野鸟儿婉转鸣唱,山间溪流潺潺。从父亲的描述里,我们知道了海拔3000多米波罗梁子漫山遍野的灿烂的杜鹃花,知道了海拔4000多米的百草坡美丽草原,知道了险峻奔腾的金沙江。。。。。。至今仍记得,父亲最爱吟唱的歌曲是“谁不说俺家乡好!”

慈爱的父亲。70年代,父亲上北京开会,给我和妹妹带来两个漂亮极了的文具盒(那时还没有老三),合盖上面是两个童话中的美丽公主,一时引起多少同学的艳羡。很长一段时间,文具盒上美丽的公主成为我描摹的对象。父亲还给我们带来了神奇的用小纸包裹的小方块糖,反复告诉我们这种糖只能放在嘴里嚼,千万不能吞下,说是飞机上发的。父亲一路精心保存,专门带回来给我们吃!


柔软的父亲。81年,未满17岁的我被华中师范大学录取,正好随出差的父亲踏上东行的旅程。在送行的成都火车站,父亲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眼角满是泪水,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父亲流泪,父亲心里一定对我此次漫长的征程充满了不舍、担心和焦虑。随行的一位阿姨见状,忙安慰我说,“你爸爸是为你骄傲啊”。。。。。。。

安静的父亲。退休后的父亲,除了偶尔参加老同事聚会外,大多数时间就是独自看书看报,写回忆录。2011年,父亲完成了他的回忆录,交给我们说,留着好回忆。现在的父亲是真的老了,常独自静坐于自己的卧房,或在电视节目的伴随中打盹,或沉浸于对往日的回忆中。


从懂得分离的时刻开始,每次与家人的分别都是如此撕心裂肺,即使有了自己的小家。每每看到年迈的父母,心里是无限的愧疚、眷念与不舍,心里唯有祝福所有的亲人安康平安!我爱你们,爸爸妈妈!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