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导师

作者:江晓梅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0-09-12浏览次数:53

22年前幸运地得到机会,前往英国兰开斯特大学攻读第二个硕士学位,在兰开遇见了我的导师Alan waters博士,他总调侃说不敢去发洪水的地方,因为别人会怪罪他的姓氏。

导师是典型的英国绅士,骨子里永远谦和,待人和善,彬彬有礼,导师的谦和有礼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冷冷的礼节表现,而是让人心里感受到温暖的真诚的关爱与尊重……

我问导师为何这么善谈幽默,导师告诉我,他年轻时也很内向腼腆,不善言辞,后来为了活跃气氛,break ice ,就开始背记各类笑话,学会讲各类幽默小故事,慢慢就管不住嘴了。

导师的身世和欧洲很多二战前出身的孩子一样充满了曲折和伤感。导师告诉我,二战爆发时,他和双胞胎弟弟刚出生,他的父亲去了战场,却再未从战场上归来……和当时无数在战争中失去了父亲的孩子一样,他和弟弟还有一个姐姐跟随年轻的母亲生活,但是母亲无力抚养他和弟弟,随后他被爱丁堡一家牧师夫妇收养,双胞胎弟弟被另外一家父母收养……

二战结束后,按照英国政府制定的政策,二战遗孤如能完成高中学习,将全免费进入知名大学深造,导师先后进入格拉斯哥大学和爱丁堡大学学习……而他的双胞胎弟弟却走的是另外一条人生路,于中年早逝……

可能正是由于导师的特殊的经历,导师对家庭极具责任感,对孩子对妻子极尽关爱。师母患有糖尿病,导师请我们聚餐时,任何时候都随身携带食糖替代品,如有需要甜味的时候,每次不忘帮师母在食物上撒上。导师的小儿子robert 天资聪颖,在计算机研究方面成果斐然,却突然患上白血病……他们一家人的心都碎了,好在经过治疗,病情得到稳定……

时光就这样慢慢游走,我时不时地发发邮件告诉导师小天在剑桥的学习情况,讲讲当年兰开团队成员的近况……

三年前的一天偶然点击兰开语言学系网页,突见一个追思留言栏,才得知导师已离去余月,心脏病突发……

其实留在人心里的永远是那些温暖真诚善良的人和事……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