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

作者:朱明耀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0-10-24浏览次数:10

近个把月来,心孤独的徘徊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曾经以为的远方的诗,歌颂于今日,默默汲取水泽的养分,但仍有一份失落不知如何道别。细细的烟雨此刻正湿濡着我的肩膀,像落日余晖现实的招呼。昨日的向往,今日的平凡,如同此时午后踯躅于十字路口,没来由一阵恍惚。细密的,挺直的影子仿佛不曾跋山涉水,沾染城市的灰烬,依旧有一片竹林,依旧想着趋向他们。

年复一年的洗刷下,那年的愿望是否在雾茫茫一片中再也不可追忆?苍山高远雾幔横秋,可我终究未曾触摸苍苍莽莽的山巅,饮下山川日月的甘露。苍松古柏,清泉和鸣仿若昨日梦幻的泡影,在阳光下碎裂成千千万万块,在最后一刻闪烁迷人的光影,可我终是不曾到达。没有亲手采撷一束沾着清晨露水的野菊,折一桃枝插在家门前,由着人们的影子覆盖黄昏,她已在生命的空隙里长存。哪怕我只是一只不会歌唱的夜莺却也要敢于搏击寒夜的杀伐,不能就此老去在无人知晓的枝头。

四角天空中白云懒懒散散,鸟雀亟需的食物在土地里翻滚。蓝的绸子边缘高大的扬柳伸出手掌,邀请,准备一场绿叶的欢庆。那年纷飞的团团柳絮却结结实实撞进我的心坎,那个自闭时日飞翔似是一生的旅途。虚幻总是被现实无情的撕碎,终日埋首竹席光亮的脸庞上,冷暖各有各的滋味。期盼的青天远远凝神屏息挑剔一根根张扬的骨刺,冷冷的,冬雪也不曾带来的冻土。行在广袤的土地上,是一种怡人的香气,充斥鼻翼,身心此刻便像沉溺在无垠海水里,是一种享受,亦是一种犹如罂粟诱人的花瓣的手掌扼住喉咙,只需静静地看天际鱼肚白慢慢升腾。没有人牵线的风筝,深邃的蓝色里淡然的笑声回荡耳边,枯燥烦闷便消匿无踪。

并不知怎样才算得上心灵的柔和似水与淡然宁静,可我看过枯萎的野草,杉树,荷叶,生命之秋尽情欢唱凄楚乐章,异样的风光绽放着。而今日徘徊踯躅莫不是沾染过多无甚作用的离愁别绪?倒也期待无人之境的寂寂时光。一切都还好,走走停停,泊在一地,便起一地凌乱的思绪。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