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帘薄纱

作者:朱明耀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1-01-21浏览次数:10

沉默沉默呵

黝黑锃亮的鞋跟

磕出的一个紫色的湖

我又一头扎进慌乱

像逃离一场火焰的心情

原来是一枚珠贝啊

在圣洁的阶沿破碎

写满白色的画卷

但我是一株苔藓

却被染成一片森林

有一滴雨在头顶

                         

当我要枯萎在泥塘时

它就会砸下忏悔来掩埋我

晃动的戏谑在轻纱外

希冀啊希冀

和我握手一起逃离吧

 

触摸不到土地的夯实

想象不到天空的模样

这是春的愤怒秋的漠然

看着我看着我

交给我一只天使的羽毛

要我用它

奢求宽恕我拮据的大脑与躯壳

琉璃色的一扇窗

被完整的推开

又给我的双手蒙上粗布麻衣

捻动花蕊

却要珍珠每一粒花粉

可它还没到我的掌心就死在了空气里

腐烂的肉胎落在眼睛里

像一帘轻纱

看不清紫色的瞳孔呵

 

突突的

衰微的心跳

血脉连成一条河

是厚重让江河汇入海洋

岸边的垂柳与紫云英

给我一首壮歌吧

不要让雨落下打湿我的眼角

它是一张张麦秸的尸体

我要看见太阳

灼灼蒸发灵魂中的水渍

要做皲裂的大地

张开嗷嗷待哺的嘴巴

让风灌进喉咙堵住呻吟

我要静止在水里

鱼和水交织成深邃

我又是沙漠的一株仙人掌

满身长刺

只有猎鹰驻足

厚厚的肉垫搁在肩膀

而我又张扬着我的尖刺

是戳破夜色的烟花

 

为何为何

这山间凝固不动的薄雾如此迷人

是参不透的缘法困扰着心灵

是水珠凝结成星星

却粘粘地扑在叶子的手掌上

是在不停地渴求远离虚无

一把长椅

一枚竖笛

奔忙的行人啊

请缓缓停下匆匆的步子

只要一只手帕

灰尘唾液风霜

就该在土地里结果

这太阳的炽热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承受

飞蛾在蜡烛中扑打火焰

而你是健康的孩子

你要看看光明照亮隧道的样子

一本书在光明中消失

哭泣的歌谣守着魂灵

夜幕是镶满星云的海绵

丝丝缕缕装满湖水

一点一滴

 

这一帘轻纱啊

小小的方框

却将我分割成千万块

碰撞

寥寥火星又回到火焰里

熄灭的光

又像极了眼睛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