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截油画

作者:朱明耀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1-01-22浏览次数:10

眼眶啊,又被灌进云朵

为什么没有仔细擦拭天空的嘴唇

还有米粒粘黏眼泪

风的肩膀上已落满城市重重的喘息

 

我注视街角的一面镜子

一篇晦暗的文字衍生成

它不是行人

也不是铁灰色的雕塑

只有灰色的眸子包蕴着一条叫时纪的河

 

黑色与泥土在我的脚下延伸

眼睛编织的帽子与围巾

封堵我的嘴巴,捆住我的双手

一遍遍呼喊

你不明白,你不明白

你这落伍的人,遗忘的人

 

垂柳,花蕊

模糊了的地平线

我是路人踩在太阳的手掌上

影子却在背后缓缓呓语

“把爱给我吧,它的味道很像烟花呢。”

 

废墟睡卧像一朵朵菡萏

烟丝在脑壳上汇聚智慧的象形字

沉默巡视黑夜,萤火虫的遗体啊

这里是白昼的墓地,死亡的外衣

让我掩埋吧,再吹散你的愿望

 

就在某一天

我被敷在了一张叫天空的纸上

她有时深沉,有时明朗

手里是一把直尺,画下一条笔直的线

可我始终守护着混沌的身体

没有呻吟就接到了死亡的棺椁

难道要用生命去填补命运的虚无?

 

不断有雨水落下

是要洗涤肉胎的污秽吗?还是要洗涤灵魂?

湿濡是一种常态

蓓蕾需要汲取营养,锁住挣扎的香气

 

拾取落叶

金黄是春天的哀伤,秋天的残酷

冬天啊

还有绿竹、青松、腊梅……

在祝福你呢

可夏天是一场冷雨

浇灭了炉火,砸碎门窗

风也蓄满了胸膛

 

被消灭的哨兵化作了矛枪

绝望没有砥砺刀尖

还有一条线覆盖穹窿

玫瑰,生而被斩首的头颅?

还是葳蕤的树苗,跳跃的鲤鱼

在世界的子宫里生长

即便故事再也不会有结尾

 

天空总是亲吻黄昏

落日又抚过大地

灰尘在高高旷野之上欣赏云气

一辆牛车在崎岖的山路上呻吟

这死亡的布匹扎根轮毂

一圈一圈走失了回忆

 

清晨的星子

欲语还休

别离在一天的开端莅临

注视便无奈落在了尾羽

吹不散的雾气阻挡了深蓝的海啸

这无法终结的铅灰云层啊

是将被拓宽的深渊

尽管人们在不断用躯体去体会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