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金:做简单的志愿者 播洒爱与希望

作者:谢晓丽编辑: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04-07浏览次数:742

大学四年坚持志愿服务 走进恩施利川支教一年

 

何金:做简单的志愿者 播洒爱与希望

 

记者 骆一奇 见习记者 孙鑫鑫 杨子

 

untitled.png

 

  

 

 去年12月,在中国青年志愿者评选活动中,我校2015级法学硕士研究生何金,获得由共青团中央表彰的第十一届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荣誉称号。


 何金先后获评武科大首届“学雷锋标兵”、武科大“青年志愿标兵”,被洪山地区大学生志愿服务联盟授予“大学生志愿服务明星”称号,并担任青年志愿者服务总队队长。本科毕业后,何金参加中国青年志愿者第17届研究生支教团,服务于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民族中等职业技术学校。


 “我只是想做一名简单的志愿者,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五年来,何金已经将志愿服务变成了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志愿路上,他一路坚定前行。

 

“我乐意做志愿服务。”

校内服务 深入一线

 

 做志愿,何金始终奋斗在一线。搬桌椅、搭帐篷、清理小广告……只要是志愿服务,他都乐意做。

 

 2012年军训检阅那天,要从教一楼搬运音响设备。他凌晨五点多就起床,把所有设备搬到位。晚上,操场上的音响设备需要人看守,何金二话不说,主动留下来。

 

 经过白天太阳的暴晒,操场上热浪滚滚。晚上,何金带着凉席,睡在操场上的露天帐篷里值班。一个晚上,何金胳膊、大腿被蚊虫咬了十多个大包。“还好,设备没事。”

 

 这样的守夜经历不止一次。大三时,何金担任迎新志愿活动负责人。那时,学校附近没有像样的旅馆,不少家长在校体育馆留宿。当晚,需要留下志愿者照顾家长。劳累一天,志愿者们都有些乏了,何金坚持让其他人回去休息。安顿好家长后,已是深夜。

 

 “每件志愿活动他都奋斗在一线,哪怕再苦再累,也从不抱怨。”何金的工作搭档、生活中的朋友范斌说。

 

 “红灯时间有限,大家加速快行!”何金身着红色T恤,头戴小红帽,手举喇叭,站在国道旁,高声提醒过路的行人。在107国道设置大学生交通协管活动当天,他冲在最前。

 

 2013年初冬,何金到留守儿童家做志愿服务。走进昏暗狭小的土坯房,看到相依为命的祖孙俩,何金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到学校,他组织“点亮留守之光”募捐活动。他把募集到的书籍送到贫困地区的碧云小学,建立了一个图书室。

 

 大学三年,何金曾组织关爱行动、阳光助残、西部计划,筹建武汉科技大学本禹志愿服务队、校友会志愿服务队,参与武汉园博会和“五校联盟”国际会议等大型赛会志愿工作,累计志愿服务时间超过700个小时。

 

“我就是你们的亲人!”

待生如亲 细致入微

 

 2015年8月,学校研究生支教团新组建成立恩施队,前往利川民族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到达服务地的第二天,何金便被任命为高一计算机三班班主任和两个班的语文老师。他直言:“很懵,任务来得太突然。”而当了班主任,何金就想办法把它做好。

 

 每天,何金6点10分起床,带早操、课间操、查午睡、找学生谈话、晚查寝,班主任“五到”从未缺勤。这一年,他把学生当亲人一样照顾。

 

 军训站军姿时,一名女生突然摇摇晃晃,摔倒在地,头磕到台阶。何金忙跑上前,将她扶起,女生说“没事”。晚间查寝时,何金觉得情况不对劲,女生躺在床上,“头还在痛。”何金心下一紧,当即决定送女生去医院。

 

 学校地处偏僻,离最近的医院将近4公里。摸黑辗转多时,他终于拦到一辆教练车。经诊断,女生是轻微脑震荡,需住院治疗。何金没有犹豫,为她垫交了住院费。没课的时候,何金常来医院看望女生,关切询问病情。“幸好有何老师在。”

 

 去年一个冬天的夜晚,学校五楼掉落的瓷砖,不慎砸中一名叫周俊君的女生的胳膊,袄子砸烂,胳膊动弹不得。送医后,周俊君被诊断为粉碎性骨折。何金再一次掏光身上所有的钱,为女生垫付了2000多元的医药费和住院费。

 

 周俊君的妈妈赶到医院,要给何金“塞红包”,何金连忙摆手:“都是我应该做的。”一段时间后,周俊君恢复情况良好,周妈妈还极力邀请何金参加女儿的生日会。

 

 孩子们都舍不得何金离开,支教结束后,不少学生给他寄信和明信片。在信里,学生们写道:“好久不见,有点想念,您离开半年了,还是有点想念。”“老师,一年看似很长,其实很短暂,最多的是快乐……”

 

 何金的心里也牵挂着孩子们。去年圣诞节,他给每个学生邮了一份礼物、一张全班的合影和每个学生开学时定下的目标。“孩子们写的东西,我都好好保存着。”何金说,以后一定还会回学校,看望孩子们。

  

“你们都是好孩子!”

用爱导航 收获幸福 

 

 迟到旷课,上课睡觉,打架斗殴……学生的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何金经常到宿舍去叫醒呼呼大睡的学生,三天两头进警务室担保“犯事”的孩子。刚接手这个班时,何金很是“头疼”。

 

 何金将班上学生信息制成一份班情分析报告。他发现,全班50多名同学,有19个孩子来自单亲家庭,大多是留守儿童。何金暗暗下定决心,要在这一年时间内,尽最大努力引导这些孩子。

 

 班上最“皮”的学生叫张春江,不爱上课,常惹是生非。2016年教师节前晚,班里一批男生和隔壁班男生起了冲突,张春江“带头”,想“讨回公道”,差点打起群架。几十名男生被送到警务室,张春江也被处以留校察看和记过处分。

 

 当晚9点多,何金赶到警务室,见到低垂着头、默不作声的张春江。他没有责骂,拉着张春江坐下来,问清事情原委后,耐心劝导。

 

 凌晨谈话结束后,何金送张春江到宿舍楼下。进栅栏门那一刹那,张春江突然转身,小声地说:“老师,对不起,我错了。”然后飞快地跑上了楼。何金愣在原地,他没有想到,平时最跋扈的孩子,能主动认错。“那时,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往后,他常常找张春江谈心。从谈话中他得知,张春江有一个参军梦,想成为一名解放军。何金鼓励他好好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期中考试前,何金给张春江定下专业课考到前十的目标。没想到,那次考试,张春江一跃成为专业第一名。张春江的妈妈握住何金的手,感动地说:“何老师,张春江谁的话都不听,就听你的。”

 

 班里还有很多像张春江一样的孩子,何金一个都不放弃。逢五四青年节、国庆节、感恩节、一二九等日子,何金都会组织班级主题活动,给学生们放正能量影片,为学生们读雷锋日记,还教孩子们唱一些好听的歌。

 

 “我们都是好孩子,最最可爱的孩子,相信爱,可以永远啊……”中秋节,全班齐唱何金教的《我们都是好孩子》。清脆的歌声里,何金眼眶湿润了,他在日记里写下:“一切的一切,不光是充实和感动,里面有种东西叫‘幸福’。”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