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

作者:王放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1-06-02浏览次数:49

难得“五一”劳动节几天的小长假,清晨懒懒地出门,懒懒地漫步在小区不长但幽静的路面上。空气中早已褪去了严冬的气息,成片的樟树枝叶你挨着我,我贴着你,早早地恭迎着四季的轮换。隔壁小区的围栏外隐隐瞟见一撮撮由青变黄,逐渐成熟的枇杷,它们也在辛勤地劳作,准备迎接收获的喜悦。

小区的尽头,临着热闹的街面,疫情后有些熟悉的店铺消失了,但大部分铺面还是勇敢地挺过来了。街道,又重新充斥着往日的生机和繁华,吆喝声,喇叭声,煎炒声,声声地赞美着劳动最光荣。

一对常年卖油条的中年夫妇驻守在小区的周边,起初是藏在小区出口对面的一长排店铺中,那时同时有好几家卖油条面窝的店铺,早起的生意都甚是兴隆,这对夫妇默契的配合使得小店的人气也相当火爆。只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的生活,疫情后居然有一阵子没有了夫妇俩的身影。再见他们时,卖油条的大锅已经搬到了小区出口的一家彩票店里,上午卖油条,下午和晚上是别家卖彩票的时间。

为了解馋,偶尔我也会买三两根刚出炉的金灿灿、脆酥酥的油条,慰藉一下自己的味蕾。即便摊位前排起了不长不短的队伍,有买油条的、买油饼的、买面窝的、买千层饼的,身穿白色工作服,戴着白色帽子和口罩的夫妇俩也始终保持着满脸的微笑,客客气气地招呼着性急的上班族,蹒跚拄拐的老人,还有顺道解馋的路人。夫妻俩的双手没见停歇过,丈夫一直做着揉面、擀面、下锅的动作,间歇也会用一双又粗又长的竹筷上下翻转着锅中的食物,待妻子把客人的油条、油饼等麻利地切断,装入袋子后,也会在瞬间非常默契、熟练地接过丈夫手中的筷子,飞速而灵巧地夹住炸好的食物,放入一个带着滤网的架子中,这时的丈夫会转过身去继续揉面、擀面、下锅。整个过程简单明了,精准到位,没有多少话语,没有互望的眼神,没有多余的动作,满满的早上,千百次重复的操作,千百次向客人发出相同的询问,他们已经坚持了很久很久……

我不止一次地注视过他们,每次都会有种莫名的感动在心中荡漾。他们普通地不能再普通,渺小地不能再渺小,他们为生活所迫,用晨起的劳作为自己的生活保驾护航,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的生活撑起了一片擎天。他们踏实做事,踏实做人,他们不畏困难,从不退缩。他们知道,怨天尤人,哭天喊地,那是懦夫的行径,他们懂得只有劳动才最光荣,只有劳动才最踏实,只有劳动才最可靠!

那个瞬间,我顿悟了,感动的理由!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