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会之对抗战的贡献

作者:编辑: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1-11-09浏览次数:10

团风县档案局副局长、徐会之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童吉怀  

    徐会之(1901-1951),湖北黄冈人,先后毕业于湖北省立甲种工业学校、黄埔军校一期。在黄埔军校期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时期,先后历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保定行营政训处处长,武汉行营政训处长兼政治总队总队长,军委会政治部第一厅第一处长,第五战区任政治部少将副主任、主持政治部工作,川鄂湘黔边区绥靖公署政治部中将主任,桂林行营政治部副主任,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军委会总政治部二厅厅长,第五战区政治部主任,湖北第五区行政督察专员兼襄樊警备司令,湖北省政府委员兼鄂北行署主任等职。在维护民族统一战线,坚持团结抗战上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是善于开展统战工作,努力维护统一战线。

    平型关大捷喜讯传来之际,徐会之在《中国军人》月刊上发表署名文章《平型大捷》,祝贺第十八集团军取得的军事胜利,并号召华北各部队向第十八集团军学习。他还曾代表行营主任徐永昌欢迎军事联合视察团中共代表周恩来、彭德怀来保定视察。武汉一度成为战时首都。1937年12月,八路军武汉办事处由安仁里迁到汉口日租界中街八十九号,武汉八办机构扩大,人员骤增,安仁里的房子不够用。于是,董必武出面找徐会之,徐会之将汉口中街八十九号(现长春街五十七号)旧日租界大石洋行(一幢四层楼房)拔给武汉八办,为中共中央长江局和八路军办事处解决办公用房,以及周恩来、秦邦宪、项英、董必武和工作人员的住房。

    徐会之还利用国民党政工干部的身份暗中保护共产党员。徐会之主持第五战区政治部时,任用不少进步的高级知识分子,如安徽大学教授詹云青、清华高材生穆谓琴及燕鸣轩等。1938年1月中旬,徐会之从华北前线回到郑州的当天晚上,政训处陈秘书和徐世江到徐会之的住处去看他,恰遇政训处第一科科长刘牢一向他汇报处内情况,谈到第三科上校科员詹云青(前安徽大学教授)言论有些“偏激”(意思是说詹对国民党有不满言论),徐会之微笑着对刘牢一说:“读书人嘛,看问题是和我们军人不同的,只要他的言行不背叛国家民族,是抗日救国的,我们都应该欢迎,我们要团结所有应该团结的人,改掉过去老一套的关门作法。”同时,又对刘牢一说:“我们负有动员辖区军民一致抗战的使命,因此,辖区内的一切抗日救亡民众团体像各地抗日宣传队、流亡剧团等,我们都要扶助他们,团结他们,共同对敌。”

    1939年,徐会之任川鄂湘黔边区“绥靖”主任公署政治部主任时,直属第四大队中女生队队长潘琰,分队长赵亚夫,队员张全心、陈国钧、王云、龚承平等人被指控为“激进分子”,并有被加害的危险。为了保护这些人士,徐会之指令徐世江(时任中队长)立即采取措施,以政治大队名义,保送潘琰、潘茜、王云等到湖北建始师范学习,赵亚夫、张全心、陈国钧、龚承平等以边署政治部名义分发到第二十五补训处担任连指导员,使这些同志化险为夷,安全脱险。(徐世江原系国民政府国防部参谋本部机要组少将组长,代理总头办公室主任)他还秘密地向八路军和新四军根据地输送物质,支持中共领导的地方武装力量的抗战。他所作的一些事情,引起鄂豫地区的国民党的各县官员不满。曾有数十个国民党县长、议员联名向蒋委员长和湖北省政府告状,但他都巧妙地化解了。

二是善于开展宣传工作,积极鼓动官兵抗日。

    各战区政治部都办有《阵中日报》。《阵中日报》是战区的机关报,也是战区的主要宣传和动员工具。读者是战区各部队的官兵,同时,也在社会上公开发行。作为第五战区政治部主任,徐会之采取有力的措施,加大宣传力度。他还带头为《阵中日报》撰写社论和署名文章,如《抗战必胜》《抗日救国》和1941年10月10日署名文章《如何纪念双十节》、1942年元月1日《新年、新局势与新认识》等。战区各部队的各级政工人员,经常把他的这些文章作为教材,用以教育官兵、鼓舞士气,极大地振奋了五战区将士们的抗战精神。

    政治部还编了油印的《战地通讯》,每月三期,每期十六至二十开本左右。内容有:时事综合述评、战地通讯等宣传资料。编写之后,徐会之指定政治部调张劲民等人前来刻印,寄发给各军、师政治部。还有《战地》月刊,这是铅印的十六开大型综合性刊物,每期印二千至五千份不等。徐会之兼任了这两种刊物的社长,经常过问印刷的质量如何、发行情况,各部队对刊物反响是否满意。

三是善于开展军民动员,积极进行地方治理。

    鄂北地区烟、赌、娼盛行,土匪作恶多端,当地宗族间械斗之风经年不息。作为新任专员、行署主任徐会之,面临严峻考验。他果断采取措施,开展禁烟、禁赌、禁娼,肃清土匪令,除暴安良,恢复社会秩序。禁赌,打击赌徒,一律予以关禁闭10天;禁烟,先打击烟贩子,后铲除烟馆;禁娼,先把老鸨(即鸡头)抓起来,然后把娼妓禁下来。

    徐会之一面抓治理,一面抓建设。他运用行政手段平抑物价,办厂经商,打击奸商,为发展地方经济减轻民负,动员民众抗洪、抗旱、灭蝗虫,发展地方经济。他重视国民前身健体,建立“光(化)河(口)军民俱乐部”,组织机关、学校、部队开展体育活动。老河口虽然地处抗日前方,时遭日寇空袭,但体育运动仍然盛行一时,其间除举行经常的小型球赛外,并举行过几次较大规模的运动会,如“战区运动会” “会之杯篮球赛”“豫鄂球类运动会”“德邻(李宗仁号德邻)杯篮球赛”等。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